文/ 程子君 第一百五十二章 艳女倾情 白莫凡 道:“如此说来此人是 段水全 无疑了,他说帮白家解决一个大繁难,说不是天毒教的繁难。”现在对于白家来说,最大繁难便是天毒教,自然,再有另外一个繁难便是 莫言 ,只不过 莫言 不知所踪。

白啸云 道:“临时不理解,可若是 段水全 的话,他怎样理解这是白家而今面临的麻烦,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狡计?”对付 段水全 白啸云 仍然有些不详尽,要理解 段水全 可是和杜青峰走得近,谁也不理解他内心终究打的什么想法。

白莫凡 神态变得有几分凝重,再仔细看看手里图像,道:“你看此外一人,像谁?” 白啸云 凑以前仔细看了看,惊诧道:“ 莫言 !” 白莫凡 点点头,道:“恰是 莫言 段水全 莫言 在沿途, 段水全 说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繁难,说不是 莫言 。” 白啸云 道:“ 莫言 应当不算什么大繁难吧! 段水全 莫言 沿途帮我们解决了繁难?” 白莫凡 眉头皱了起来, 莫言 怎样没关系帮白家?这事宜的确过于有些蹊跷了。

在这时候,一个白家门生匆匆忙忙前来,把手里收到的情报递了上来。

白啸云 接过了情报,仔细的一看,旋即样子微微一变,赶快递给 白莫凡 ,道:“父亲,你看!” 白莫凡 接过情报,旋即问道:“这情报可属实?” 白啸云 道:“是外面传来的情报,应该假不了,一夜之间在几所宅子内里都发觉了天毒教的人,这些人都是被以霸道的内力一击毙命!” 白莫凡 样子有些凝重,问道:“不妨确定这些人可都是天毒教的人?” 白啸云 想了想,道:“不如孩儿亲自去一趟确认一下,至于阿谁店小二呢?” 白莫凡 道:“店小二且则先留着,好酒好菜让人伺候着,等会尚有详明的事宜要问他,且则还不能让他归去!” 白啸云 点点头,立刻下去安插。

店小二在外面等了一段不短的光阴,可是继续都异国动静,当前他已经等得有些心急如焚,可是看到方圆那些带着刀,一副杀气腾腾的白家后辈,他内心几许也发虚,根本就不敢问,简直就似乎等了足足整天那么悠久类似。

一个小梅香到达了他的傍边,道:“你跟我来!”小丫头看上去也就不过八九岁而已,长得说不上标致,却很秀气,毕竟白家这种门第,在抉择梅香的期间也出格的仔细,被抉择进来的梅香至少看上去都清秀美秀的。

店小二有些僵硬的站起身,问道:“这……这是要去哪里啊!”眼前的白家在店小二眼中切实其实就快如皇宫大内一样,本身一丝一毫都不敢乱动,内心多多少少有些反悔了,早懂得如此,本身就不来要什么酒钱了。这掌柜也是,居然本身不来要钱,当前进退维谷,进来了钱没拿着,如果当前出去没拿着钱若何交差。

小丫鬟甜甜一笑,道:“老爷说了,带你去吃些器材!”店小二惊诧道:“吃些器材?为什么啊!”小丫鬟道:“我何处明白为什么啊,这都是老爷吩咐的,我这做下人的 ,照办就是,快走吧!”店小二看看周围那几个带刀的白家门生,从速起家,跟上了小丫鬟朝后头的厨房走去,走出一截路,看到周围别国那些门生之后,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这么多人带着刀,你们怕不怕?”小丫头咯咯一笑,道: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店小二道:“就不怕他们欺负你们?”小丫头问道:“为什么要欺负我们?他们可都不是白家的门生,他们然则为了保护我们,为什么要欺负我们。”店小二挠挠头,道:“我就看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!”小丫头道:“那是你不明白他们已矣,快跟上,可别走丢了!”店小二从速快步走了几步,跟了上来,不一会便来到了挨近厨房的一个房间,虽说这房间有些荒僻,清扫得倒也干干净净,放置得很淡雅。

小丫头道:“你在这儿等着,可千万别乱走,这个处所有些大,万一你若是走丢了可就欠好,那些护卫大哥可就把你当仇家了给抓起来。”店小二赶忙颔首,道:“嗯,我理解,我就在这儿等着!”“真乖!”小丫头赞道,转过身便匆匆忙忙的前往了厨房。

没多久,小丫头返来,不外此次然而白手返来,手里提着一个食盒,走到桌子前然后开放食盒,掏出了内里的几盘菜放在了桌子上,又掏出一小壶酒,道:“老爷的意思即是让好酒好菜的招待你,然后耐性的等着。”店小二看着桌子上面的那几碟菜,闻了闻,惊诧道:“真香,比起我们大厨炒出来的菜香多了!”小丫头笑着问道:“你们的大厨?你们是那处?”店小二道:“即是路边的一个小酒肆,这大厨是掌柜的小舅子,跟着别人学了几年厨,末了来雇主这里帮忙,实际上这味道就凡是!”小丫头道:“才学了几年那不及叫大厨。我们的大厨那然而起初的朝廷的御厨教出来的门徒,这技艺其实凡是人厨师能比拟的,你尝尝看!”店小二点颔首,吃了起来,接着连连颔首,道:“果然好吃,比起来我们店内里的大厨做的简直即是给狗吃的!”说罢一愣,然后啪啪给了自身一个一个耳光,道:“我天天吃,我这不是在骂自身是猪。”小丫头被他逗得咯咯直笑。

店小二打完之后,这才带着有些羡慕道:“照旧你们好啊,公然天天都能吃到这么甘旨的菜肴!”小丫头道:“如何可以,这位厨师那然则都是专门为白家的老爷和那些夫人做菜的,今天前往也是碰巧他正在做,并且你是老爷要求招待的来宾,因此我本事在他那边取了少许饭菜前来。日常我们下人的饭菜也便是大凡厨师做的,能有盐就不错了,那边还能奢望什么味道?现在这年头,若是有其他的生路,谁乐意前来当下人奉侍别人?这也是都是别国主意的事宜。”说到这里,小丫头不由的一叹,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愁容。

「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」作者简介 程子君 ,一名程双红,作家、编剧。笔名:程晓枫、程虫虫、梅映雪、梅虹影等,生于八十年代,河南省周口市人。金牛座男子,以通透为志向,以单一为对象,人生信条为“一切识破,更要信任美好”。诗歌、散文、小说等作品散见「河南日报」「芳草」「羊城晚报」「短小说」「精神文明报」「雪花」「今世家庭报」「扬子晚报」「青年作家」「人民日报」「长沙晚报」「吐鲁番」「青少年文学」「思想与聪敏」「读者」「青年文摘」「青年博览」「报刊文摘」「37°女人」「小品文选刊」「传奇•传记文学选刊」「佛山文艺」等刊物,诗歌、散文、小说作品膺选年度选本。着有长篇小说「雪花神剑」「血海浪花」「苍莽」「法医龙飞」「面包树上的女人」。

图片除签字外,另外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来由“温馨微语”分享好友分享好友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[新国风频道]